北京动物园| 莱阳| 望谟县| 安顺县| 会理| 北京南路| 白龙桥| 亚东| 阳原县| 巴州气象局| 祁阳| 北宫门| 奥克兰| 隆回县| 摆茹镇| 朗县| 白云新村| 如皋| 北京奔驰| 安裕乡| 兴安盟| 安镇镇| 北京街| 阿拉坦高勒苏木| 北京路外滩| 安海| 北安乐| 八达镇| 百色市| 安兴寺村村委会|
VIP

反年改爆发流血冲突 台媒评蔡当局改革成“拒马改革”

2018-04-27 12:13:00来源:中国台湾网
标签:防着 新蜂娱乐用户登录 新宝力格移民新村

  中国台湾网4月26日讯 台湾公教人员年改方案去年通过,今年7月1日将正式上路。至于职业军人方面,因考虑其特殊性,“行政院”拍板军人楼地板高于警消人员,但随即引起警消反弹。退休公教总会、退休消防总会、退休警察总会发起“4/23、24警消不服从”陈抗活动,反年改团体25日接力登场抗议。

  

  退休警消反年改团体,24日持续上街头,在“立法院”中山南路周边集结游行抗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上周执政党以多数优势将此案交付“立院委员会”审查,朝野爆发肢体冲突,“立法院长”苏嘉全还动手将爬上主席台的国民党“立委”杨镇浯推落,遭国民党批评“暴力院长”。

  针对军人年改方案,国民党团书记长李彦秀表示,国民党团提出三大诉求,包括一周一场公听会,至少要开4场,要求台当局尽速提出军人年改的精算报告,“立法院”针对军人年改朝野协商,看完精算报告后,国民党团也会提出党团版军人年改草案。

  退休警消反年改团体,24日持续上街头,在“立法院”中山南路周边集结游行抗议。因不满警方处理态度一度包围中正一分局,双方发生推挤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民进党团干事长何欣纯说,场面激烈是可以预期的,但目前就是按照公听会的程序走,开再多公听会只是国民党团的战术,民进党团不会接受,目前军人年改在7月1日与公教人员年改一起上路的目标不变。

  25日首场公听会登场,反军人年改的“八百壮士”成员受邀与会表达立场。据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报道,反年改团体“八百壮士”动员万人,原先要兵分八路,包括“行政院”正门和后门、凯达格兰大道、“立法院”、蔡英文永和住处等八个地方分散警力,趁隙偷袭“立法院”或是拿大型油压剪直接把大门拒马剪开,但遭警方识破,油压剪等器具被没收。

  退休警消反年改团体,24日持续上街头,在“立法院”中山南路周边集结游行抗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公听会中,经过各方代表轮番上台进行8分钟发言,“国防部”在近中午时刻上台响应,不过制式报告内容引发在场的“八百壮士”代表不满,数度遭打断,要求“国防部”针对问题回应。而眼见“国防部”报告完毕,王定宇随即表达26日将在“委员会”进行官员询答,但不进入逐条审查,语毕宣告公听会散会。

  此举引发在场一阵哗然,国民党“立委”许淑华先是拿起麦克风直喊“不要急”,会议应该是到下午5时30分,且大家还没发言完毕。“八百壮士”代表游锦帆、罗睿达也喊“我们等了480天只换了8分钟?”“摆明是过水,哪是沟通?”强调意见尚未表达完毕,“这样就看得出来民进党代表的傲慢!”

  退休警消反年改团体,24日持续上街头,在“立法院”中山南路周边集结游行抗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国民党籍“召委”“立委”吕玉玲表示,一般公听会都会有第二轮发言机会,且目前官员只有政策说明,大家问的问题都没有获得回应,也没有进行第二轮发言,“没有响应现在就走人,真的是过水、程序公听会,有实质意义?”不过,王定宇仍强调发言登记只到上午10时30分,若在场人员还有意见想要表达,可书面提出、官员给予书面答复,随后离开会议室。八百壮士罗睿达见状则烙话,若没有得到圆满答复,抗争将永不休止。国民党“立委”马文君甚至丢水瓶表达抗议。

  国民党“立委”江启臣说,整场公听会大家都以理性态度表达诉求、疑问及不妥之处,主持会议的人却是时间到了就结束、时间到了就往下一步,连最后询问大家还有没有意见要表达都没有,“这叫沟通吗?叫公听会吗?”应让大家公开表达心中问题、让执政者响应,“有看到什么样的回应吗?‘部长’不来就算了,‘次长’还可以交代上去念一念就好,什么态度!”难怪大家对军人年改没信心。

  退休警消反年改团体,24日持续上街头,在“立法院”中山南路周边集结游行抗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他还说,若军人年改哪里出问题,最大的问题就是执政党造成的,沟通出问题也是由执政党造成,因为今天办公听会都如此藐视,若这是执政党沟通政策的态度,蔡当局真的可以下台了。

  公听会上,“八百壮士”代表谢健虎怒轰,“退辅会”“国防部”都是退伍军人的老大哥或学弟,还能忍受这种耻辱,继续当台当局走狗吗?“退辅会是退伍军人的龙头,应该带着我们上街头,却变成台当局与退伍军人间的掮客,不可耻吗?“国防部”的现役军人、这些将级可以忍受吗?大家要退伍吗?“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军人!”

  谢健虎发言表示,今天是自己第一次到“立法院”开会,而“年金改革委员会”“政委”林万亿称与退伍军人沟通了好几次,“退辅会”也说沟通过好几次,“实际上就今天这一次,八百壮士来参加会议。”

  “立法院”外除了重重蛇笼外,警方还夜以继日地在重要路口警戒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据报道,“八百壮士”行队伍下午3点30分行经台“立法院”大门时,群众大喊前进,部分退役特战翻过戒备闯入“立法院”,其他人则以麻绳拉开大门,并扔掷剪刀、保温瓶、塑料椅等物品。“八百壮士”试图绑上绳索拉倒铁门,但警察用刀子及剪刀割断绳索,双方对峙约两小时。

  约下午5时20分,警方主动清场,由霹雳小组(维安特勤队)冲锋陷阵,从院内向外推,爆发激烈推挤冲突,数名霹雳小组的警察遭民众拉扯,也有“八百壮士”成员断指,另也有记者及群众受伤流血。约半小时后,警方在“立院”大门口前围起重重人墙,冲突暂时平息。

  图为“警消不服从”游行活动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反军人年改团体“八百壮士”副指挥官吴斯怀25日晚间持用冰块冰起的断指控诉,蔡当局逼迫现职警员暴力对待退伍军人,他痛斥,下午冲撞过程遭警方逮捕的抗议成员,现在还被羁押在“立院”不放出来,听说还要移送“地检署”,“我们是犯了什么天条?”

  前往声援的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呼吁,警方应比照“太阳花”事件,对冲撞遭逮捕的陈抗成员“该放人就放人”,对于军人年改“法案”,应该“现役先行、退役暂缓;先释‘宪’、再‘修法’”。今天反军改团体也不愿走上街头造成大家问题,但将心比心,换个立场也许警察比我们更火爆激烈;她提醒在场警察,今天陈抗成员就是他们的未来。

  话锋一转,洪秀柱也对陈抗过程中9名记者受伤一事向媒体道歉,她呼吁反军改团体,这时候情绪很难控制,但一定要克制,保护记者,让记者对这场陈抗做最公正报道。

  抗议军人年改行动25日爆发流血冲突,“八百壮士”副指挥官吴斯怀晚间向媒体与社会大众鞠躬道歉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对于冲突的发生,“八百壮士”副指挥官兼发言人吴斯怀昨晚举行记者会,向媒体与社会大众多次鞠躬道歉。他表示,会立刻组织纠察队,维护抗议现场秩序。吴斯怀说,群众情绪激昂,确实有些人自我控制不佳,发生遗憾的事,他呼吁动手打人者主动向警方自首。

  台湾《联合报》评论文章《别轻忽退警军的强力反年改行动》指出,民进党自诩公允的年金改革,却挑起了两大退休团体抗争;先不论年改对错,但从来没有声音的各地退休警察协会开始自发性串连上街,还有退伍军人不断以形同“作战”的方式进行抗争,可以确定,年改对他们造成的伤害非外界可以想象。两天的“警、消不服从”运动创下年改抗争退警上街人数最多纪录,他们打伤4名记者还包围中正一分局,与执勤警察对峙,撕裂了情感也留下了遗憾。

  八百壮士“立法院”抗议(断指在纸袋内)。(图片来源: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)

  《民进党推动改革成“拒马改革”》一文指出,2009年民进党发动呛马大游行,马办抬出拒马,当时的民进党“立委”赖清德批评马英九当局用如此具有杀伤力的工具面对学生、人民。“立委”赖清德与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却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面对民意反弹、社会不满,不思沟通却抬出了他过去批评过的拒马。

  “立委”赖清德的热血话语犹言在耳,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却不见宽容,每每碰上“立法院”开会就让“立法院”被拒马蛇笼团团围住,成为密不透风的城中城,随时要动用台当局力辆压制民意。要是收到消息有抗议行动,“行政院”干脆“封院”。

  八百壮士反年改抗议群众与警察爆发推挤冲突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文章说,过往的海外游客不明所以看得惊奇,拿出相机拍照留念,可能内心还直嘀咕,以为台湾抗争者是开战车、丢手榴弹才有如此安排。抗争者现身,他们拿着布条冲锋,用大声公壮胆,顶多开宣传小卡车伪作战车,空有其名,不堪一击。

  民进党执政后,动用拒马更多,管制更大,蔡英文理不直气不壮辩称是为了推动改革的需要,硬是把改革与拒马牵扯在一起,大概是民进党特有的拒马改革。蔡英文所谓的改革引起民意强烈反弹正是一个缺乏沟通、没有论述能力当局的病灶,只能依靠拒马推动的改革与暴政有何差别。

八百壮士代表谢健虎出席军改公听会。(图片来源: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)

  文章指出,马英九当局2015年购入一批新拒马1500具,民进党说是要用来阻挡民意,现在民进党使用马当局的新拒马压制民意。这些拒马没有刀片,没有杀伤力,蔡当局就加装铁丝网,为的就是更进一步阻却民意伸张,蔡英文当局最懂得的沟通方式居然就是拒马。

  拒马没有政党色彩,谁执政谁有权摆,它无法决定阻绝谁、隔离谁,真正罪过的是台当局昨是今非。曾经把拒马标签作独裁专权的象征,现在却变成蔡英文口中的改革的日常。拒马的存在毫无正当地位,因为拒马所隔绝的反抗者,无论主流或非主流,都是需要被倾听的民众。(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)

  

[责任编辑:卢佳静]

相关内容

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

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红塔乡 饶平 汛桥 槎涌
贾川乡 潘家镇 网溪村 中连乡 东枪厂胡同
易赢在线平台 金诚信娱乐 趣赢娱乐 888棋牌游戏 陆博娱乐平台